【懿丕试水】舞鹤

☞第一次写历史同人,脑子混杂着sgjm、jslm以及混乱的史料。没有剧情,史料可能混乱……。
WARNING:有“昭昭类丕”情节!!!
☞ooc是真的ooc,慎点!!
☞试水,并不好看,泪目,-)
☞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。(???)

许都的二公子在灯下舞一柄长剑。乐师隐在罗幕后,秦筝流出的变徵之声慷慨,来到司马懿耳边,却令他觉得,是攫住了一只鹤的脖颈所作出的悲唳。世子仰颈,他颈项白皙与玉无别,这又是一只鹤。那边世子舞着剑,在眼花耳热的司马看来又是美人折花,举青枝弱蕊欲簪,“玉玷琼缀”。他舞的太好,令司马生出一种不似人间景之感,遂疑心再舞下去,他便要亮出羽翼,扑棱扑棱,振衣展翅飞走了。想多了他就开始算先前饮了几觞,发现自己糊涂得几乎不会数数了。一……二……二公子二公子二公子……他摊开手,肖想着曹丕来到他手心,盈盈作掌中舞。只可惜他一曲已终。

筵席到这里也恹恹将息,曹丕正襟危坐,看向他时,神色被光影遮蔽,司马懿读他所在的阴影,读出一点晏晏平乐却十分狎昵的笑意来,于是司马剥开烛火摇曳的层层掩抑走向他,端着端方臣下的毕恭毕敬,欲执其手、视其面,或者倒过来,把那白玉似的面庞拢在手心,视线柔软地落在他的手上,抚过剑茧和指节,像鹤羽轻拂。

司马伸出手去,刚要触及曹丕的面颊,他因贪心美景,想眨去昏昏,却看见司马昭见他的手来要往后缩颈。司马懿郁闷地把闲情熬成父慈子孝,拍了拍他少子的脸,只是这点到即止的父爱,后者反而不领情。

司马懿想司马昭不应该在这里。阴鸷沉郁的司马昭不该在这儿,峨冠华章的大将军不该在这儿。这个时候,他应该在司马府当他活泼恣情的二公子,摜裂青瓦于地,有兄来替他领罚,他叫那声“阿翁”时,眼里盈的是狡黠的笑,而不是尊“太傅”时的泠泠秋潭。

他的次子嘴角上扬,牵出一个疏离的笑。司马懿恍惚,这个笑和曹丕当年对张绣投诚时的笑重叠在一起,思海调度起波涛,濯濯起曹丕的眉眼,又和面前的司马昭相融,司马懿懊恼,恨不得抽干渭水以济。但他发现,曹丕的面容已经不可避免地褪色,走向必然的模糊。

“太傅醉了。”

小皇帝都在笑他了,看来那只鹤早就飞走了。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21 )

© 我我我我就是洗衣液啊 | Powered by LOFTER